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励志 > 农民创业传奇故事:农民靠卖品牌纽扣月入300万


农民创业传奇故事:农民靠卖品牌纽扣月入300万

时间:2017-03-30 18:34:40   来源:  作者:  点击数:  我要投稿   收藏


cya每天一篇励志文章,每晚一个励志故事—励志人生网

   在纽扣业普遍衰落.无利可图的局面下,谁也没想到,一个叫柯兴桃的温州农民开的小工厂,却鹤立鸡群创下了令竞争同行们望尘莫及的辉煌--他不可思议的把纽扣生意做到铁道部.公安部.武警部队,以及奥运会和国庆大阅兵等大型活动,创下了数千万元的财富神话!别人做纽扣只靠竞相压价,或干脆作假,赚取刀片一样薄的利润,柯兴桃却凭什么能靠小小纽扣成为千万巨富呢?他的智慧又能带给中国做小生意的商人什么启示呢?
 

    20年前的顿悟:小小纽扣也要讲品牌

 
    1987年是他人生最低谷的时候,看到自己家乡各村镇,像赛跑似的建起了一家又一家纽扣厂,在那一年,仅桥头镇就多达750家纽扣厂。与此同时,与家乡发生巨变的还有那些纽扣厂老板的生活,家家都盖起了3层小洋楼,而他还是拿着自己的锄头在修地球,此时人与人之间的巨大落差,让他十分的沮丧,他一咬牙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5万块赌一把,进入行业后才发现整个行业已经在走下坡路,因为各个工厂间近白热化的恶性竞争,开始时一粒纽扣还可以赚0.15元,后来降到0.1元,到最后0.05元的微薄利润都难以保持。
 
  此时的柯兴桃是记得一筹莫展,好行情赚大钱的时候自己没有赶上,等好不容易下定决定去大干一场的时候,遇到了行业的最低谷,当初如雨后春笋般新开的工厂都在举步维艰的经营着,柯兴桃一直在探索属于自己的发展之道,一天去探访亲戚,在酒席上遇到一件令他很尴尬的事情但也正是这件事情给他巨大的启发,使他的命运开始发生巨变!
 
    在酒席上,他穿了一件200元的皮夹克,而正巧的酒席上的另一位客人也是穿着款式和颜色都和他一模一样的皮夹克,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撞衫,那人毫不留情面,当场便在那炫耀,我这皮衣是在杭州一家皮衣专卖店买的,花了2900元,弄的他尴尬不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幸好一朋友解围,说我是做服装的,其实我们你们的质量和款式都差不多,只不过柯大哥的这件牌子不够出名而已,只是品牌的问题而已。
 
    品牌?柯兴桃灵机一动,对啊,一个品牌竟能够对一件商品产生如此之大的影响,我为何不把自己的纽扣也做成名牌呢?
 
    他的这一想法马上遭到乡亲们的嘲笑和讽刺,服装可以做品牌,一个小小的纽扣算什么玩意儿?也想走品牌路线?纽扣之于服装,就相当于牙签之于酒宴--酒宴可以有名酒名菜,哪里也没有听说过“名牙签”呢?不管嘲弄再多,他也不为所动,毅然走自己的纽扣品牌路钱。
 
    但问题马上又出来了?那如何才能迈出实际的第一步呢?如何才能走品牌路线呢?这个问题又让他一筹莫展,直到一天突然看到村里一个当兵的小伙回来了,穿着一身军装,很帅气,村里的女孩子个个都要和他一起拍照。他灵机一动,对啊,军装虽然不是最贵的但却是最肃穆和庄严的,是代表一个国家形象的。说干就干,他马上就到处托关系,费劲周折之后,终于见到了铁道部劳动人事局生活处,虽然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对于没有见过世面的他来说,还是紧张的不行,站在门口徘徊了好久也迟迟不敢进门。最后是处长主动问他,您找谁啊?他马上壮着胆子答到,我。我就找处长您,然后,他迫不及待地说了自己打算生产铁道部制服纽扣的信心和决心。见唐处长犹豫,他忙说;“我先最一批样品让领导确认,领导满意后,再考虑与我合作,怎么样?而且我保证,不仅质量过硬,而且单价比军工厂和其他任何一家纽扣长低10%!”处长被他的诚意打动,答应让他先试做样品,交给上级商议决定。
 
    几天后,柯兴桃寄回了样品。他忐忑地等待了几天,好消息终于从北京传来:永嘉县纽扣长被铁道部指定为铁道部制服纽扣定点生产单位!消息传来,他兴奋的一夜未眠,但仅靠微薄的利润拿到铁道部不是他的目的。他的下一个目标是瞄准公安部,进一步扩大知名度。公安部的路上走的很艰辛,因为公安部对工厂的硬件要求很高,得知他现在还停留在小作坊的地步,对他工厂的能力很是怀疑,经过前后10多次样品,才拿下最后指定权。军需产品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形象,每天他都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质量要求很严格,必须每年向总后军需产品质量检测中心送检4次,抽检1次,数量达标率要求100%,开箱检验合格率在99%。而要执行这样的高标准,www.lizhidaren.com对于他这样的小厂谈何容易?最后他只能狠抓质量,要求员工全检,对每一粒小纽扣的挑选都细致入微,有的时间淘汰率竟然超过50%,后来又贷款200多万扩建一条生产线,2000年又借了50多万引进国际质量体系,然后又成功通过ISO9001国际质量体系认证。
 
    现在谁也无法制止他的成功了。2007年,解放军进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换装,其中就包括纽扣的升级,新的纽扣因为制作工序比较复杂,其他厂家根本无法解决,唯有柯兴桃迎刃而解!所以他当仁不让的拿到了此次军队换装中的3000万枚纽扣服饰的全国独家生存权!这次部队开出了适当的高价-每颗纽扣单价0.75元,而成本仅为售价的一半,每颗纽扣至少能纯赚0.2元。这意味着,他每天能产生十万的纯利润,2个月做完这批纽扣,他就赚下了600万元,平均月入300万!
 
    紧接着2008年初,参加北京奥运会志愿者胸牌的生产全竞标,一举成功,2009年9月,凭着头年生产奥运志愿者胸牌的良好表现,又顺利拿下一个无比光荣的订单:为参与此次大阅兵式的420名武警将士生产了全套都市,包括纽扣.帽徽,领花,胸标,领带夹和服役章等6大件。
 
    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就这样把小小的纽扣做出了大名堂,成了浙江赫赫有名的”纽扣大王”。中国是典型的“世界工厂”,产品严重过剩,就连做针线,牙签都有无数竞争者。面对竞争,人们往往总是表现出老套的“竞争情节”——掺水,杀价,再掺水,再杀价。这种窝里斗的经营心态,只能让市场日益恶化,竞争日益惨烈,利润日益走低。柯兴桃竟能在那么多年前就想到走纽扣品牌路线,虽然这条路走的很艰辛,但就是这条艰辛的纽扣品牌路线,让他在惨烈竞争的淤泥里挣拓了出来,这对中国无数中小企业来说又有何启示呢?